英文藏文APP W020161009565839193236.jpg | 微信 111111111.jpg

塔洛:一個為藏戲而生的人

13
2020年04月26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黑特 分享:

色達,四川省西北端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個縣。1979年,改革開放的春風也吹進了這個小縣城。

時年42歲的塔洛,找到色達縣文化館的館長,說自己想成立業余藏戲團,把傳統藏戲恢復起來。館長向當時的中共色達縣委書記朱珠做了匯報。經過一段時間的認真考慮,朱珠同意并支持塔洛恢復演出傳統藏戲的建議。少年時的塔洛,非常熱衷于看藏戲、演藏戲。藏戲導師日洛在臨終前要求他把藏戲傳承下去的囑托,更是在他心中埋下了恢復藏戲的火種。為了完成老師的遺愿,為了讓自己熱愛的藏戲發揚光大,塔洛一直在找機會。如今,領導同意了,塔洛興奮不已。

然而現實迎面潑來一盆冰水——沒有錢、沒有服裝、沒有道具、沒有樂器,甚至連劇本都沒有。更難的是,沒有人!除了塔洛在少年時期參加過藏戲演出,找不到第二個了解藏戲的人。

當地年輕的牧民大多沒看過藏戲,更別說參加演出了。塔洛去動員牧民參加,但他們有顧慮,怕演出傳統藏戲會惹上大麻煩。塔洛堅定地說:“我是團長,出了事情由我承擔,與你們無關!”為了讓大家放心,他率先讓自己的岳父和四個兒女參加了藏戲團。朱珠書記得知這一情況后,說:“你們演吧,出了事我負責。”并且從縣財政中撥出五千元錢作為啟動經費。

牧民們扔掉思想包袱,走進了正在籌建的色達藏戲團。所有的學習都是從零開始。塔洛教牧民們演奏樂器、學習演唱和表演動作。雖是業余的,但一板一眼、一招一式都馬虎不得。此外,牧民們大多不識字,因而塔洛每天晚上還要帶著兒子秋吉給這些牧民們上文化課,以便他們能看懂劇本。而塔洛自己,在教學之余,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創作劇本了。

為了節省經費,塔洛和牧民們把自己家里的家具、物品拿來當道具,把家里僅有的布料、牛皮貢獻出來做戲裝。戲裝也是自己動手設計、自己縫制。經過堅忍不拔的努力,1980年五一節,色達藏戲團正式演出了第一場藏戲《智美更登》。據色達的老人回憶,演出那天,小小的色達縣城人山人海,許多觀眾是騎著馬帶著全家老小走了幾天的路,從一百多公里之外趕來看戲的。演出場地被擠得水泄不通,連演好幾天,場場爆滿。

色達縣成功演出藏戲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川藏、青藏地區,各地紛紛派人來色達學習藏戲。塔洛就把自己的劇本無償送給大家,并幫助他們建立藏戲團。為了讓更多的牧民能看到藏戲,在當時交通工具非常匱乏的條件下,塔洛就帶領團員徒步走出縣城、走進鄉村、部落,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自帶干糧、用人力拉著兩車戲裝、道具和簡易的臥具、帳篷,義務為牧民們演出藏戲。不知有多少牧民被他們的行動感動得熱淚盈眶。

在創作、演出了《智美更登》和《松贊干布》兩部傳統藏戲之后,塔洛開始進行一項具有歷史開創性的工作——把世界上最長的史詩《格薩爾》改編成藏戲!自古以來,以說唱形式傳承的格薩爾王的故事,對于藏族人民來說如同漢族人的四大古典名著一樣重要。就像當年人們把四大名著改編成電視劇一樣,塔洛也要把《格薩爾》從單人的說唱形態改編成以歌舞演故事的戲劇形態。

然而,這件事對于一個沒有專門學過戲劇創作的人來說談何容易!如果說憑借回憶來逐步恢復演出傳統藏戲劇目已屬不易,創作新的藏戲就如同平地起樓,更是困難重重!那段時間,塔洛天天都思考如何把這部宏偉的史詩改編成藏戲,甚至晚上做夢都是如何寫劇本、如何創作音樂、如何表演。最終他節選其中的一個段落,改編成藏戲《賽馬稱王》,講的是嶺國的格薩爾從一個被驅逐出境、落魄荒野的窮孩子,通過參加賽馬比賽登上王位的故事。

1981年《賽馬稱王》成功演出之后,塔洛仍然是把劇本無償送給各地的藏戲團,還親自教授他們演出。如今,《賽王稱王》已經成了川藏、青藏地區藏戲的經典劇目。此后,塔洛又先后創作了《取阿里金庫》《地獄救妻》《嶺國七勇將》等十部格薩爾藏戲。在藏區提起格薩爾藏戲,必定要說塔洛,塔洛被人們譽為“格薩爾藏戲之父”。

1986年,文化部等部委授予塔洛榮譽證書,以表彰他“在英雄史詩《格薩爾》的發掘工作中做出優異成績”。當時黨和國家領導人親切接見了他,并與他合影留念。

1992年,塔洛進行了一次“萬里巡演”活動,帶領著色達藏戲團走遍四川、青海、甘肅、西藏所有講藏語的地區。他們走了一程又一程,走進一村又一村。多少次大雪封山,他們頂著風雪艱難地行進;多少次雷電交加,大雨瓢潑,他們露營的帳篷里都是水,大家只能在水里站著等天亮。團里有一批年齡較小的女孩子,一遇到打雷的夜晚就害怕。一次,塔洛的小女兒珠波被嚇哭了,其他女孩子也跟著哭了起來。塔洛就唱歌安撫孩子們。他說:“拉薩可是個大城市,咱們再走一些天就到拉薩了,到了拉薩我帶你們去參觀布達拉宮。”……就這樣,塔洛帶著色達藏戲團一直堅持在藏區巡演。他們到底演了多少場,走了多少路,有多少人觀看了演出?學術界的著作和論文記載的是:“行程十幾萬公里,演出超過千場,觀眾達四十多萬人次。”這絕對是一次值得記入史冊的巡演。可是如今問起這件事,塔洛沒有多少驕傲之情,反倒是遺憾地說:“阿里沒有去成。”

2005年,應波蘭政府邀請,塔洛率色達藏戲團到波蘭參加第37屆國際山丘民俗節。格薩爾藏戲以震撼人心的審美力量摘取了包括金獎、銀獎、優秀獎及兩項特殊獎的5項大獎。而這兩項特殊獎同時被一個國家的團隊獲得,是這個藝術節舉辦37屆以來的第一次。獲獎后,受西班牙、英國等國的邀請,塔洛又帶著色達藏戲團把格薩爾王的風采傳播到了英國等歐洲國家,各國觀眾同樣被格薩爾藏戲藝術的魅力所折服。

從2006年開始,塔洛著手把藏戲《智美更登》改編成電影。他的兒子秋吉,自小便跟隨父親學演藏戲,經過幾十年的磨礪,業已成為藏戲專家。由兒子擔任導演,塔洛放心。歷時兩年,藏戲電影《智美更登》2008年終于制作完成。然而,年僅44歲的秋吉,卻因長時間操勞,積勞成疾,電影剛剛制作完成,就溘然離世。白發人送黑發人,這是什么樣的傷痛呀!然而,塔洛傳承藏戲和《格薩爾》的腳步從未停歇。2017—2019年,在高海拔的青海省果洛地區,藏戲團新一代演員們為牧民們演出藏戲,80多歲的他仍然堅持親自掛帥。他還和40年前一樣,為演員們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講解,一句臺詞一句臺詞地示范。

2018年,文化和旅游部認定塔洛為國家級非遺項目“色達藏戲”的代表性傳承人。塔洛開創的色達藏戲流派引起了學術界廣泛的關注,他編創的格薩爾藏戲也被學術界認定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藝術貢獻。

已進入耄耋之年的塔洛,仍然放不下色達藏戲,放不下格薩爾藏戲。他還會不時拿出自己的積蓄來給藏戲團購買新的戲裝,購置新的背景和器材;他還會堅持指導藏戲團為牧民們義務演出。塔洛說,只要牧民們還想看,他就一直把藏戲演下去。因為,塔洛就是為藏戲而生的。

(作者:王黑特,系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關鍵詞 >> 藏戲,格薩爾,文化
分享:

相關閱讀

    網站地圖 新聞 專題 晚會活動 康巴衛視節目 視頻 娛樂 圖說藏區 文化 旅游
    國內國際
    藏區新聞
    崗日雜塘
    啟米時間
    法治明鏡
    向巴聊天
    康巴講壇
    康巴歡樂匯
    雪域高原
    歡樂星播客
    快樂漢藏語
    周末大舞臺
    藏歌金曲
    云丹科普苑
    格桑花開
    翁姆報天氣
    央視新聞聯播
    康巴衛視新聞
    紀錄片
    微視頻
    專題片
    電影
    電視劇
    動畫片
    藏歌藏舞
    晚會活動
    文化動態
    藏傳佛教
    名家專欄
    藝術
    旅游資訊
    景點推薦
    風土人情
    旅游寶典
    加載更多 >>
    藏區各地
    甘南武威天祝玉樹果洛海南海北海東海西黃南迪慶州昌都那曲林芝拉薩日喀則山南阿里甘孜州阿壩州涼山木里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衛視動態播出時間表廣告刊例

    蜀ICP備 15032686號

    新聞信息服務資質備案號:川新備14-000059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0121號

    手机看片_午夜影院_成人、伦理、在线电影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